十月广场
恋爱正在侵蚀我 如地网天罗。


=明离,五百零二线杂食选手,通常情况下懒得打字。
2018-04-25  

约会请去快餐店 01

笔斑笔,大概无差,因为不会开车。

搞音乐的林在范&搞服设的BamBam Kunpimook Bhuwakul

谐星故事,不要揍我…



  他们第一次遇到对方是在曼彻斯特的街边,彼时一场足球赛刚结束,人从球场的缺口里流水一样漏出来,挤到路上,愣是把原来还算冷清的路挤得像什么热闹集市。BamBam对于大多数壮汉球迷来说过于瘦弱的身体在人海中犹如一叶扁舟,被挤得东倒西歪,好在没脚一崴造成踩踏事件。他瞅准了一处挤过去,那儿比起熙熙攘攘的街道空得甚至有点不正常——只有一个人靠在墙边。是个黑头发的男人,戴着耳机,低着头精力集中在手机屏幕上。穿得挺好看。Bam想着。但Bam暂时没法再去注意他多点,光是要逆着人群为自己开辟出一条道路就无比困难,几乎花光了他全身的力气。
  

  也算对他平时运动不足的报复,BamBam靠在街角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的样子。他狼狈地蹲下来,掏出湿巾擦拭在刚刚的战斗中被留上了好几个灰印的大儿子,直到湿纸巾黑成一块不明物体才罢手。把不明物体塞回包装袋里,Bam抬头试图寻找一个垃圾桶,头一偏,垃圾桶没找到,鼻子撞上了什么。
  

  BamBam:……
  

  他沉默地站起来往后退了退,对上一张抱歉的脸。刚刚站在他旁边的这位动了动腿,好巧不巧刚好与BamBam转过来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男人好像锻炼得还不错,反正小腿肌肉是很结实,撞上来生疼生疼。BamBam捂着鼻子带着点不忿地打量他,从头到脚一寸不落,在看到外套的时候皱了皱眉头,好眼熟。
  

  “那个…抱歉,刚刚……”下意识的韩语。
  

  “你转过来我看看。”
  

  居然也是用韩语应答的,明明看起来不像是韩国人。被打断的男人面上带了点疑惑,但不是什么大事,世上会韩语的人多了去了。他有点不好意思,点了点头就转过身,黑色为底色的外套上一朵矢车菊绽放得鲜妍明丽,一下夺走所有视线。Bam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嘴角咧出一个欣喜的弧度,鼻子也不捂了,伸出来手在男人的肩上用力拍了拍。在男人尚未开始思考发生了什么并转过身来之前快速把自己的发型整理得没那么糟糕,然后清了清嗓子。
  

  “我是BamBam。”
  

  “……林在范?”
  

  男人、林在范试探性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就再没下文,倒是脸上的怀疑之意更重了点。BamBam好整以暇带着三分喜悦二分得意等他应答,迎来的却是长达一分钟的沉默。Bam眨眨眼睛似乎有点不解,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对面的人倒是比他速度更快。
  

  “我应该不认识你吧。刚刚的事确实是我不小心,对不……”
  

  “你不认识我?”
  

  又被打断了,林在范脸上稍许浮起一点不耐,好在BamBam还懂一点看脸色,立刻接上话没让气氛再冷下去。
  

  “我…就是,我是这件外套的设计师,能看到有人穿这个挺开心的。这是我比较满意的作品,就那种、嫁女儿?不是……”
  

  越说越扯。
  

  BamBam感觉自己有点语无伦次,干脆住了嘴。他看着林在范从毫无表情到一脸复杂最后绷不住脸笑了出来,眼睛弯起来露出一排白牙,于是他也笑起来,不知道为啥反正跟着开心就对了。
  

  “那还真是有缘人,既然这样就一起吃个饭吧。”
  
  

  有人请吃饭固然开心,尤其请客的人还可能是自己的fans。但Bam没想到的是约一个半小时后他坐在了麦当劳的桌子前,这回换他一脸复杂了。坐在对面的林在范还是在滑手机,一脸严肃地拿起手边汉堡咬下最后一口。BamBam略带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在范鼓鼓囊囊的腮帮一动一动嚼完嘴里面肉和面包,然后看着桌上被揉成一团的包装纸发觉他好像只吃了三口。他捏起一根薯条放进嘴里,然后发问。
  

  “你怎么不吃?”
  

  Bam这才回过神来,有点懊恼自己刚刚的失礼,但确实没想到林在范对着手机导航找了半天路居然带他来了麦当劳。说好的高级餐厅烛光晚餐互诉衷肠……呢?他选择性忽略了自己的想象与最近无聊看的霸道总裁网剧有多少相似之处,只是心下不免有点无语。话虽如此,但自己还是应该在第一次见面的fans面前保持良好形象的。BamBam清了清嗓子把刘海拨到一边,对提出疑问的人露出迷人微笑。
  

  “你看看桌子上还有剩的吗?”
  

  薯条盒已经空了,三个汉堡的盒子也空落落的,托盘上放着两个纸球,还有半个尚未成型的在林在范的手里。他带点懵地扫了桌面一眼,然后沉默了。
  

  “……我去点餐,你要吃什么?”
  

  “都好,你推荐吧。”
  
  

  塞上耳机不过两首歌的时间,林在范端着托盘回来了。可乐和薯条是标配,鸡块算是新面孔,但又三个汉堡是怎么回事?注意到Bam投过来的不解眼神,他坐下来喝了一口可乐,“这三种都好吃,就我刚刚吃的…选不出来,就都点了。”
  

  “……谢谢啊。”
  

  但问题来了,先不提要做身材管理,最近都是在吃草。三个汉堡怎么可能一次吃得完?这人未免太高估自己的胃了。Bam拼命抚平要蹙起的眉头,面上仍不露痕迹保持标准微笑。算了,对面是自己的fans,吃吧,就当安慰自己最近因水果沙拉和蔬菜备受折磨的味蕾……虽然麦当劳也没有多好吃。
  

  …最主要是林在范盯着他的目光好像散发着“你不吃我就把你杀了”的危险气息,好可怕。BamBam认命似的拿起汉堡。
  

  看到BamBam咬下第一口,林在范才把注意力投回手机屏幕上。他用余光撇了眼正在慢条斯理地吃汉堡的人,快餐愣是给吃出了高级料理的感觉,小口小口的。不过得亏他没把想的说出来,不然BamBam一定会说:那一定是我的嘴没你大。
  

  
  事实上林在范并没有在多么认真地关注手机上的内容,他回想了一下见面时BamBam的话,决定Google一下面前这位。至少得知道基本信息,毕竟都坐一起吃饭了,什么都不知道有点丢人。虽然他对BamBam的了解目前仅限于一个名字和他设计了自己身上这件外套,但仅凭这一点就能想出这人起码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林在范不大习惯和别人相处时对情况毫无掌控,大多数能和他坐一起吃饭的人都是彼此知根知底,今天的麦当劳甚至可以算上一个意外。
  

  林在范打开手机浏览器,他记得买下外套时官网上加粗标注的设计师名字。第一个跳出来的结果是品牌官网,接着就是各种花花绿绿的报道。他随手点开一个,通篇累牍的溢美之辞让他有点惊讶。“服装设计界的新星”,被如此评价的人现在就坐在他对面啃着汉堡。再滑下去是作品页,他穿着的那件外套摆在第一位,接下去是繁多的同系列作品。它们大多以暗色打底,大胆明艳的色彩作中心,看上去第一眼就能注意到那些光怪陆离的色块。有意思。林在范挑了挑眉,表情并没有明显变化,但眼里的兴趣显而易见地浓郁起来。
  
  

  BamBam在咬下第二个汉堡的第二口时感到了明显的饱胀感,理智告诉他不应该再吃,可浪费食物不是什么好品德。说到底就不应该顺手吃第二个。他纠结着把眉头皱起来,表情十分一言难尽,这个时候抬起头的林在范刚好捕捉到了这一幕。他惊了一下,心想这莫不是噎到了,刚张嘴想问,就被一声响亮的饱嗝打断了还未出口的话。
  

  …相对无言三十秒。
  

  林在范直接笑出了声,笑声足以让前后左右桌的顾客都为之侧目。BamBam脸刷地红透了,啪一下把头砸桌子上装鸵鸟。丢人啊!刚刚还想着怎么塑造一个良好的形象,一瞬间就崩塌了,人生真的好艰难。BamBam如是想着,心里简直要恨死刚刚顺手的自己了。他在桌子的遮挡下疯狂地咬着牙,试图想出一个解决尴尬的方法让自己赶紧脱离事故现场。
  

  然后咬到了舌头。
  

  BamBam:……
 
 
  一瞬间的剧痛激得眼泪猛地涌出,溢满了眼眶要掉不掉。林在范早就不笑了,只是看着BamBam露在外面的后脑勺。他的头发看上去十分蓬松柔软,每一缕都乖顺地伏在头上。底色是黑,而末梢挑染着暗红,就像暗夜里的火焰,和他的作品给人的印象一样。林在范撇了撇嘴,忽地冒出了想揉一揉的想法,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BamBam痛得龇牙咧嘴,被突如其来的触碰吓得一激灵,猛地抬起头来。蓄满的泪水随着动作被甩下,顺着脸颊往下滑,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林在范生生被吓退半步,看到眼泪又把要出口的脏话吞了回去,有点手足无措地找了纸巾递过去。不就是摸个头,怎么还哭了呢?BamBam接过纸巾胡乱擦了两把,指吐出来舌头指了指。林在范看到尚在渗血的伤口就明白了前因后果,于是他很不给面子地又笑出了声。太蠢了,简直蠢的可爱。Bam痛得并不想说话,只是对着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两人的距离在短短的时间内因为意外而意外地拉近了许多,气氛也融洽起来。林在范看了一眼时间,才想起来接下来还有事要做,“我要走了,留个联系方式吧”还没说完开头,BamBam的手机铃声就急急响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应答时说的好像是泰语,又急又快。看来舌头是没那么疼了。他看着他表情越变越坏,语气也越来越沉,拿起外套朝他点了点头就快步出了门。
  

  林在范没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怎么今天总是被打断呢?莫非BamBam有什么超能力不成。他慢吞吞地喊来服务生要求打包,目光扫过那个吃了两口的汉堡时顿了顿。然后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世界这么大,应该不会再见了吧。
  

  林在范有点可惜似的咂了下舌,抱着纸袋离开了餐厅。
  

评论(10)
热度(25)
©十月广场 | Powered by LOFTER